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制冰人的工作24*7不是想的这么简单

2018-3-25 8:51:47点击:
    上海制冰厂当记者紧张兮兮地拿着平昌冬奥会的赛程表,问“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之间只有四个小时的转场时间,来得及吗”,江陵冰上运动场的法国制冰师雷米·伯勒尔狡黠地眨眨眼,说:“我真幸运,有三四个小时呢!”这项工作根本没他说的那么轻松!比四块标准篮球场拼起来还大的冰面上,每一寸都要同等温度、同等厚度、光洁平整、软硬适度,然而花滑需要软糯的冰面保证起跳。

    短道需要脆硬的冰面助力提速,就算外行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里面有多少工作要做。“确切来说,花滑需要的制冰温度大约在-3到-4摄氏度,冷了容易碾崩,热了水汪汪的,运动员会觉得冰刀拔不出来,影响起跳;而短道需要-6到-7度,上海制冰公司硬一点的冰面能给长刃提供更好的力度支持,”伯勒尔解释道。作为同属国际滑冰联合会管辖的冰上运动,花滑和短道向来共用一块冬奥会冰面,但以笔者仅三届的采访经验,两个项目隔日交错进行的情况居多,像平昌冬奥会这般。

    有两个比赛日是上午花滑下午短道、中间只隔四小时的情况,少之又少。伯勒尔却说,他和他的制冰团队已经获得了足够长的转场时间。“其实改变温度并令冰面达到既定状态,只需要一个半小时。最难搞的是当花滑、短道的正赛和训练时间全部搅在一起的时候。”平昌冬奥组委给花滑和短道各准备了一片训练冰,这大大缓解了制冰团队的工作压力。

   “你当然得确保训练冰面和比赛冰面的状况一模一样,这样才公平,”伯勒尔说。更难搞的工作,在他看来当属维护。比赛期间,这其实是一份“24x7”的任务,温度、湿度、上冰人数、选手们的动作流程和用刃习惯,上海降温冰块甚至是到场观众的人数和热情程度,都有可能影响冰面不同位置的损坏程度。说到这儿,伯勒尔又感叹了一遍“幸运”:“我的团队有14名机械师,8个美国人、4个韩国人、2个日本人,各个技能高超、经验丰富,比我合作过的绝大多数团队都好调配。”